首頁 現代言情 娛樂明星 我們的秘密合約

10.冷戰

我們的秘密合約 逶迤之莫 4575 2019-10-05 12:51:43

  “你覺得我應該誤會什么嗎?”喬昇的表情讓人看不出是不是在生氣,莫栩栩心想他確實是不會誤會的,我又不是他真正的妻子,但這種話她當然不能當面說出來。

  “其實導演給我們加了一場戲,因為劇本上沒有,我心里沒底,所以想先練習一下。”莫栩栩想自己還是應該解釋一下,畢竟在任煜晨眼里她和喬昇是一對,這個時候什么都不說,反而讓人覺得不正常,況且旁邊還有化妝師和其他工作人員在。

  喬昇聽完,居然笑了起來,沖她說道:“剛剛導演告訴我了,不過我認為這場戲加的不是很恰到好處,所以讓他刪掉了。”

  “刪掉了?”

  “是啊,”說著喬昇走向莫栩栩,伸手拉過她的手就往門口走:“今天你的戲份都拍完了,回家吧。”

  “可是...”莫栩栩回頭看了看一直沒有說話的任煜晨,后者只是沖她笑了笑。

  喬昇一路拉著莫栩栩走到停車場,由于今天沒有拍攝任務所以他是自己開車過來的,走到車旁,命令般的說了句“上車”。

  “導演真的刪掉了那段戲?”莫栩栩沒有上車,仍舊站在車的旁邊問喬昇。

  “怎么,你很期待?還是說剛剛沒抱夠?”喬昇說完拉開車門就坐了進去。

  但他說的這句話讓莫栩栩頓時感到非常氣憤,她也跟著坐進車里,對著駕駛座上的人,問道:“你非要把話說得這么難聽嗎?”

  見喬昇沒有回答,她繼續質問道:“你今天到底怎么了,莫名其妙的跑來片場,然后又莫名其妙的說這種話,我又哪里惹你不高興了?”

  “你沒惹我不高興。”

  “那你剛才說的話是什么意思?”

  喬昇也不明白自己剛剛怎么就把那句話脫口而出了,他確實在知道了導演要加那場莫栩栩和任煜晨擁抱的戲份時,不假思索的就要求取消了,但那是因為他認為那場戲如果拍出來會有故意炒作的嫌疑。

  而后來在化妝間看到莫栩栩被任煜晨抱在懷里也立刻就明白那是在練習,但他心里就是升起一股無名夜業火,這令他非常不舒服。

  現在冷靜下來,也覺得自己說出那種話確實有些傷人。

  但道歉的話他怎么說的出口,反正莫栩栩給他的定位就是一個不坦率的人,那就不坦率到底好了。

  “就是字面意思。”

  聽到這樣的回答,莫栩栩當然不滿意,她繼續看著喬昇追問著:“我還以為我們已經是朋友了,你不覺得你有點過分嗎?”

  ‘朋友’這個詞再次觸動了喬昇的神經,他淡淡得說了一句:閉嘴。就發動了車的引擎。

  ——

  自從上次吵架過后,莫栩栩一直都沒有再主動和喬昇說話,加上關于她的戲份其實都已經拍完了,所以這段時間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面趕稿,但她最近的產能很低,這令她很煩躁。

  想到上次吵架,其實也不算是吵架吧,人家大少爺一樣的口吻命令著自己,根本就不屑于和自己吵架,越想就越發的煩躁,莫栩栩干脆關掉電腦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喬昇這個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就睡著了,而且還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夢里她站在一片長滿青草的堤壩邊上,看到前面不遠處站著一個頎長修挺的背影,她知道那是喬昇。

  她沒有喊他也沒有說話,靜靜的望著他的背影,而喬昇仿佛感覺到了她的目光,慢慢的回過頭來,沖著他暖暖的一笑,那笑容就像在巴厘島的教堂里,穿著婚紗的自己朝他走過去時,他展露出來的笑容一樣。

  莫栩栩被感染著也不自覺得彎起了嘴角,她被那個笑容吸引著想走近他,可就在她剛剛要邁開步伐的時候,眼前忽然刮起一陣狂風,卷起了地上的草屑沙土,一時間令她不得不閉上了眼睛,而當她再次睜開眼的時候,眼前的人已經消失了,她終于開口大聲焦急地喊著對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可始終無人回應...

  “栩栩,栩栩...”

  她忽然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把她從夢境中拉回現實,只見湯曉瑜正坐在床邊眼含笑意的看著她。

  “你什么時候來的?”

  見她醒來,湯曉瑜一個勁的笑,邊笑邊說道:“來半天啦,看你睡著了,本來打開電腦想看看你小說寫的怎么樣了,結果沒過一會就聽到你一直在喊喬昇喬昇的。”

  莫栩栩被她這么一說,頓時感到有點忸怩不安,反駁著說:“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喊他的名字呢!”

  “說真的啊莫栩栩,你是不是喜歡上人家了?”

  “沒有!”莫栩栩急忙否認。

  湯曉瑜認真的看著她,換上一副心領神會的表情,說:“你說咱倆都認識多少年了,你心里的想法我能看不出來嗎?”

  “不是,我怎么可能喜歡他啊,這不是自虐嗎,要是跟他那種人在一起,我還不天天被罵死。”

  “嗯?他罵你了?”

  “沒有啦,也不算罵,就是小小的吵了一架吧...”

  莫栩栩將兩人前幾天的事講述了一遍,末了還埋怨道:“曉瑜你說他是不是有病,就好像我欠他的一樣。”

  而湯曉瑜聽罷不怒反笑,暗想感情這種事還真是當局者迷,不過她不打算跟自己的閨蜜一五一十的講清楚,而是在心里突然想到一個小‘計謀’。

  莫栩栩見她聽完之后一臉的壞笑,不明所以的問道:“湯曉瑜你聽沒聽到我說話?”

  “聽到啦聽到啦,好啦,你也不要生喬昇歐巴的氣了,也許不是你想的那樣啊,”說完她站起來,“我還有事,先走啦。”

  莫栩栩將閨蜜送到門口,而湯曉瑜剛剛出了大門,就從包里掏出手機按了號碼撥了出去:

  “喂,小天啊,你在哪呢,我有事跟你商量。”

  “曉瑜姐,我在公司,怎么啦,你怎么笑得這么開心?”

  “哎呀反正是好事,你什么時候忙完?”

  “我在等之前昇哥他們拍的那個MV樣片,剪輯那邊馬上就做好了,應該用不了多久了,曉瑜姐你要不先到我們公司樓下那個咖啡店等會我?”

  “可以可以,我這就過去。”

  掛斷電話之后,湯曉瑜還洋溢著滿臉的笑容,開車就直奔光影公司。

  而這邊莫栩栩回到房間也接到了電話,不過這個電話是任煜晨打來的:

  “真的嗎?那完成了你發給我看看。”

  “沒問題,對了,大作家,你新出版的那本書我現在也在看呢,寫得不錯啊。”

  “謝謝,”莫栩栩突然想到喬昇之前給到的差評,嘟噥著:某人可是覺得寫得一點都不好呢。

  “嗯?你說什么?”

  “啊沒什么沒什么,謝謝你啊任煜晨。”

  “叫我晨晨吧,叫全名感覺怪生疏的。”

  “那你也別用大作家稱呼我了,用栩栩就可以了。”

  “好,那等到MV剪輯好了,我第一個拿給你看啊。”

  掛斷電話之后莫栩栩感覺自己心情終于稍微好些了。

  ——

  光影公司大廈一層咖啡店里。

  “不好意思啊曉瑜姐,等很久了吧?”趙小天拉開湯曉瑜對面的椅子坐下,好奇的問道:“到底什么事啊?”

  湯曉瑜笑嘻嘻的讓他湊近一點,然后神神秘秘的小聲說道:“我跟你說,栩栩和喬昇歐巴吵架了。”說完就噗嗤笑了出來,這一笑更讓對面的趙小天一臉莫名其妙,她倆吵架了是什么好事,怎么曉瑜姐笑成這樣?

  不過轉念一想,怪不得這兩天昇哥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今天下午還把自己吼了一頓,原來是跟莫姐吵架了,想到這,他問道:“為什么吵架啊?”

  “這你可問對了,吵架的原因就是重點,栩栩如昇夫婦可能真的要假戲真做了哦,你說我能不開心嗎,哈哈哈哈。”

  趙小天聽到她這么說,也立刻來了興致:“真的嗎真的嗎?哎呀曉瑜姐你先別笑了,快跟我說說啊!”

  “是這樣的啊,我今天去找栩栩,就是給你打電話之前的事,一進門就聽她在那喊喬昇歐巴的名字,走近一看才發現她睡著了,夢里叫著一個人的名字,那肯定是夢到了那個人啊,你說呢?而且...”湯曉瑜說到這,故意不緊不慢的端起桌子上的咖啡杯泯了一小口。

  “而且什么啊,然后呢然后呢?”趙小天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下文,身體不自覺得靠向桌子。

  見他著急的模樣,湯曉瑜也不再逗他了,繼續說道:“而且啊,栩栩給講了他們吵架的原因,你猜是因為什么?”

  “哎呀,曉瑜姐你就別賣關子了,我都急死了。”

  “哈哈,是因為喬昇歐巴吃醋了。”

  “吃醋?”

  “是啊。”湯曉瑜將兩人吵架的始末說了一遍,然后問趙小天:“你能想象嗎,你昇哥那個樣子明顯就是吃醋了啊。”

  趙小天皺著眉想了一會,說道:“昇哥這兩天心情也不太好,他雖然平時也是不愛說話的樣子,但是我能感覺到最近他身邊的氣壓更低了。”

  “是吧,這兩人明顯心里都有感情了,但又都是別別扭扭的性格,栩栩就是死不承認,喬昇歐巴估計也不是那么輕易就表達出來的人。”

  “那怎么辦,讓他們繼續冷戰下去嗎?”

  “所以我叫你來啊,是有個小小的計劃...”

  .......湯曉瑜這樣那樣的說了一遍自己想到的小計劃。

  “啊,這樣行嗎曉瑜姐,現在他倆可是誰都不理誰啊。”

  “剛不跟你分析了嗎,栩栩不理喬昇歐巴,是因為她覺得自己莫名其妙被罵了,實際上就是因為她覺得自己沒被在乎,喬昇歐巴是因為嫉妒栩栩和任煜晨過于親密的行為了,咱倆這波操作等于是推波助瀾啊。”湯曉瑜說完得意的笑了兩聲。

  “曉瑜姐,推波助瀾是貶義詞吧...”

  “不要在意細節嘛,總之就是栩栩如昇夫婦能不能成為真正的娛樂圈愛情典范,就靠我跟你的努力啦。”

  “好,你要這么說的話,那我聽你的。”

  “那這樣,我們先....“

  制定好詳細的作戰方針之后,兩人才終于離開了咖啡店。

  ——

  莫栩栩在樓下叮叮當當不知道在干什么,喬昇本來不打算作理會,但好不容易昨晚拍完一條廣告,今天休息一天,被這個丫頭吵得無法安心入眠,他氣得騰一下從床上坐起來,推開房門走到客廳。

  客廳里莫栩栩正蹲在地上拿著個小錘子敲擊放在地板上的一個什么東西,他走到她身后,不滿的質問道:“大早晨的你折騰什么呢?”

  莫栩栩沒有回頭也沒搭理他,就跟沒聽見一樣,專注地繼續著自己動作,但手里的小錘子一下子就被奪走了,她這才不得不回頭望向身后的男人,說道:“我研究東西呢。”

  喬昇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地板上的東西,用嘲笑的語氣說道:“研究什么?錘子能不能把骨頭敲碎?”

  “我在研究錘子敲擊物體的瞬間力量,小說里需要的情節,”說著她從地上站起來,伸手想去拿回被搶走的錘子,“你還給我,別影響我創作好不好。”

  喬昇把錘子還給她,命令道:“要研究去外面研究,別打擾我休息。”

  莫栩栩剛要表達不滿,這時聽到門鈴響了,她送了個白眼給喬昇,轉身走到門口去開門。

  “誒,怎么是你?”門外站著的居然是任煜晨。

  “怎么,不歡迎我嗎?”

  “當然不是啊,快進來。”

  穿著休閑裝的任煜晨邊進門邊說道:“我本來去了你們公司準備把做好的MV拿給你,剛好看到你的責任編輯說你在家,還把你家地址告訴我了,我今天也沒什么事就過來了。”說完看到莫栩栩手里的東西,奇怪的問她,“你拿著個錘子干嘛?”

  莫栩栩干笑了一下,讓他先坐到沙發上,解釋說:“啊,我在研究一種物理現象。”

  “為了小說創作吧?真是認真啊。”說完見客廳里還有另外一個人,便沖對方打了個招呼:“喬昇也在啊,剛好可以一起看一下成品。”

  還沒等喬昇說什么,莫栩栩就沒好氣的說道:“別打擾人家休息,剛還嫌我吵呢,咱上樓看吧。”

  “就在這看。”喬昇一字一頓得蹦出四個字。

  任煜晨分別看了看兩人,感受到了周遭氣氛的凝滯,從口袋里拿出一個便攜式U盤放到面前的桌子上,“我已經看過了,感覺還不錯,你們看一下,沒問題的話公司就在平臺上正式發出了,剛想起我下午還有個通告,先回公司了。”說完站起來就往門口的方向走。

  莫栩栩跟著送到門口,雖然不是故意的,但剛剛她和喬昇的說話語氣,任誰都無法繼續在這待下去,跟下了逐客令有什么分別,為了表示歉意,她對任煜晨說道:“不好意思啊晨晨,害你特地跑了一趟,看完之后我會打電話給你的。”

  后者并沒有放在心上,釋然得笑了笑,越過她看向客廳里現在正看向他們這邊的男人,低頭沖她說了句:“那我先走了。”

  關上門之后莫栩栩走回客廳拿起桌上的U盤,然后撿起地方剛剛正在研究的東西,準備回自己的房間,而一直站在一旁的喬昇看著她,忽然張嘴飄出一句:“晨晨,這名字我還是第一次聽到。”

  莫栩栩停下自己的動作,剛剛的氣還沒消,又聽見這么一句沒來由的話,皺著眉頭氣咻咻的看向說話的人:“你又想找什么茬?”

  后者眼里此時閃著一股無法遏制的怒火,這模樣嚇得莫栩栩陡然一愣,見喬昇并沒有準備回答的意思,她眨巴了兩下眼睛鼓著嘴走回房間去了。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