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現代言情 娛樂明星 我們的秘密合約

23.莫栩栩的話

我們的秘密合約 逶迤之莫 1528 2019-10-26 23:08:28

  大家陸續都回去了,醫生說喬昇還需要在醫院靜養一周,因為臥床的時間過久,雖然每天我和他的媽媽都會幫他按摩腿部肌肉,但長時間沒有使用腿部,還是出現了輕微萎縮的癥狀,需要按照醫囑做一些簡單的復健才能恢復正常走路的功能。

  曉瑜可能還在生我的氣,對此我心里多少有點愧疚,我知道她是覺得我不能就這么白白受委屈卻完全不去追究,但其實我心里更愧疚的是沒有告訴她我答應了林若詩的那個要求。

  現在已經晚上八點半了,明天的這個時間我應該已經履行完承諾了。

  說實話我不怪林若詩,更準確的說,我不想去怪她,也許正像她說的那樣,如果不是我突然闖入了他們的生活,她和喬昇也不會是現在這樣的狀態,又也許時間再久一點,喬昇會和她幸福的在一起,我不知道會不會有那么一天,我也不想知道。

  今天當喬昇睜開眼睛看著我的時候,天知道我是多么努力的克制住了想沖過去抱住他的沖動,這些日子以來我每一天的每時每刻都在期盼著這一刻的到來,有時我總會想,我們只是相愛,錯了嗎?

  相愛嗎?

  曉瑜總是開玩笑說我太容易糾結了,我每次都矢口否認,但這次我承認。

  在喬昇的事情上面,我好像總是迷惘的在掙扎著什么,守候他的每一天里,有時想起相處的情景會堅定的認為他一定是愛我的,可當林若詩的那些話浮現在腦海里的時候又會懷疑著什么,每當這個時候我都想問問喬昇,在你的心里我到底意味著什么。

  不過喬昇醒來之后給我講述的那個夢境,確實讓我有一絲意外,我在想他是不是想要跟我表達些什么,那難道不是他潛意識里對現實的映射嗎?

  如果真的是林若詩用傷害自己來要挾他,我是不是不應該再對我們之間的感情有絲毫動搖了呢?

  可也許正是因為這樣,我才更要從他的身邊消失,我不能讓他再因為我的自私而陷入任何有可能被傷害的境地了。

  林若詩用自殘要挾喬昇去見她,用曝光秘密合約要挾我離開喬昇,這些看似發了瘋的行為,卻讓我忽然認為她非常勇敢,為了愛一個人她愿意做一切不被旁人接受的事,對與錯真的還顯得那么重要嗎?

  現在我和喬昇靜靜地相視而望,忽然想起了第一次看到他在新年歌會上的場景,那時他也是很安靜的唱著歌。

  我開口問道:“對了,新年歌會上你唱的那首歌叫什么名字?”

  突然莫名其妙的被問了這么一個問題,可能讓他感到有些意外,稍作回憶之后,我聽見他說:“靜謐冬夜。”

  “現在是夏夜,適合聽這首歌嗎?”我很想再聽他唱一次,印象里那是首能讓人心靜下來的曲調,配上他低沉婉轉的嗓音著實非常動聽。

  他微笑的反問我:“你想聽嗎?”

  “想聽。”我誠實地回答。

  “那我唱給你聽。”他讓我給他拿點水喝,潤潤嗓子,我擔心他身體會不會吃力,他則安慰說這首歌唱起來不需要費什么力氣,于是我把下巴墊在胳膊上,坐在病床邊聆聽著他清唱出來的旋律。

  “是否初冬的夜空總是這樣,

  寧靜而安逸,

  冷風都顯得那么舒適,

  是否夜晚的星空總是這樣,

  深邃而幽藍,

  寒氣都似乎不再彌漫,

  可為什么我的心里,

  如此強烈的想念著你,

  是否遠方的你也能感應到,

  還是說,

  你已經悄然放下,

  曾經我們那些透著甜味的時光,

  沒關系,

  花掉所有的時間我也會,

  守候著你。”

  喬昇,你知道嗎,就算讓我花光所有的時間我也愿意守候著你,哪怕不是在你的身邊。

  似乎察覺到我的異樣,還沒唱完的喬昇停下來問道:“栩栩,你怎么了?”

  我趕緊調整了一下情緒,轉移話題的回應著:“你唱歌這么好聽,為什么不出專輯什么的呢?”

  他笑了一下,說:“沒想過要出專輯。”

  “那你的粉絲肯定很失望啊,明明這么適合唱歌。”我惋惜的說。

  他用認真的眼神看著我,說:“你希望我出專輯嗎?”

  “當然啊,哪怕就唱一首你自己的歌,一定非常多人聽的。”

  “不用非常多的人聽,有些歌只要有一個聽眾就夠了。”

  “一個聽眾?”我不太明白他的話。

  “嗯,有些歌唱出來只為了給一個人聽,以后你就知道了。”

  以后嗎?可是你不知道,我們可能沒有以后了啊。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