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妃是個交換生

第017章 留給大家

王妃是個交換生 素子花殤 1858 2019-10-31 19:44:53

  向青檸并不好奇一大早的去府門口做什么,因為她知道的,劇本上有寫:步封黎下朝歸來,王府全員迎接,每日如此。

  她跟著眾人一起,往門口的方向走。

  崔寧也在一旁催促:“快,都麻利點!”

  大家紛紛小跑起來,青檸也加快了腳下的步伐,也就是這時,她才發現這王府的下人還真是多啊,家丁婢女,還有侍衛,好幾百人的樣子,都朝門口蜂擁而去。

  一個王府用得著這么多人?還有,這譜兒也擺得夠大的,不就是下個朝回來嗎?竟全府出動迎接,搞得像是皇帝回朝似的。

  隨著擁擠的人群出了王府大門,眾人紛紛跪下。

  她拂裙跪在一個靠后靠邊的位置。

  王府門外軒敞廣袤,所有人跪好,烏泱烏泱一片。

  全場鴉雀無聲。

  好一會兒才聽到有“噠噠”的馬蹄聲傳來。

  瞥見左右都是畢恭畢敬低眉順目,似是大氣都不敢出,她還是忍不住輕抬眼梢朝馬蹄聲的方向偷看過去。

  兩排侍衛左右開路,四馬大車行在中央。四馬皆高頭大馬,純白無一絲雜毛,車頂青銅裝飾、寶玉點綴,車帷深色錦緞,繡有山水,車廂兩壁雕婁金花、珠翠鑲嵌。

  浩浩蕩蕩,好不氣派。

  真會鋪張,向青檸收回視線。

  隊伍漸行漸近,行至門口,停了下來。

  崔寧在最前行禮跪拜:“恭迎王爺!”

  眾人緊隨其后齊齊山呼出聲:“恭迎王爺!”

  濫竽充數的青檸再次偷抬眼瞼看向馬車。

  馬車左右的隨從恭敬上前,一人撩開門簾,一人擺好腳凳,身形頎長的年輕男人從車廂里面出來,貼身護衛鐘力立馬將披風為他披上。

  今日的他一襲繡著蘭竹暗紋的絳紫色華袍,肩批同色披風,頭頂紫玉綰發,腰間玉帶蟒紋,長身玉立在馬車邊,尊貴盡顯。

  也未開口說話,只輕抿著薄唇,深邃鳳眸略略一掃全場,就已氣場強大、不怒自威。

  向青檸連忙低下眼。

  劇本上寫他是唯一的一個上朝不穿朝服的人,果然。

  男人一甩袍角,順著王府門前的青石臺階而上,衣袂翩躚。

  護衛們跟隨其后。

  走到一半,男人似是想起什么,又停了下來,轉身,吩咐鐘力:“那件事說一下。”

  鐘力頷首領命。

  轉身面向眾人,朗聲開口:“王爺乳母被害一事已經查明。”

  向青檸一怔,立馬豎起耳朵聆聽。

  “系乳母貼身婢女夏雪所為,昨夜在夏雪住處,搜到密信一封,是她跟外面的人勾結的證據,對此,她供認不諱,但拒不交代她背后的主子是誰,夏雪已伏誅!”

  全場驚錯,向青檸更是渾身一震,如遭雷擊。

  “這就是她背叛的下場,希望在場的所有人都以此為戒......”

  鐘力還在說,但后面的話,向青檸一句都沒聽進去,耳中一直回蕩著那句“夏雪已伏誅”。

  所以,夏雪還是死了......

  還是死了!

  劇本上夏雪是夜里試圖逃走,被當場抓住,處死。

  現在是在其住處發現了密信,她供認不諱,伏誅。

  那封密信是她留給她的那張字條嗎?她不知道。

  所以,劇中人的命運是改變不了的是嗎?

  她之所以活了下來,是因為她不是劇中人,她不是真正的青檸。

  而只要是劇中的角色,劇中命運是死,就一定會死,無論她怎樣去試圖改變,也只可能改變一些細節,結局永遠不會變,依舊會死,是這樣嗎?

  腦中空白,耳邊嗡鳴,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起的身,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樣回的府,等她怔怔回過神來,她已和大家一起排排站在前院的院子里了,手足冰涼。

  “王爺的新藥又熬制出來了,今日,你們誰愿意替王爺試喝新藥?”

  崔寧手里端著一個瓷碗,瓷碗里半碗黑褐色的湯汁,裊裊冒著熱氣。

  向青檸想起來,劇本上也有寫:步封黎曾經在戰場上受過很重的重傷,傷雖已好,卻落下了痛疾,每逢天陰下雨或季節更替,就會痛。所以,一直在醫治,每次有新藥研制出來,都會讓下人們先試藥,然后自己再喝。

  他是人,下人就不是人嗎?

  向青檸轉眸,看向此時就負手站在不遠處二樓陽臺上,遙目望著他們這邊的男人。

  “誰愿......”

  前方崔寧的話還沒說完,向青檸就感覺到背上一重,誰從后面大力推搡了她一把,她猝不及防,朝前踉蹌一步,栽撲于地。

  所有人都朝她看過來,包括崔寧,也包括站在陽臺上的男人。

  而所有人的表情幾乎都一樣:毫無意外,毫不震驚,一副就知道會是這個結果,就知道她會爭著搶著要喝的模樣。

  崔寧端著碗朝她走過來。

  反應幾乎就在一瞬間,她突然伸手,試圖抓住地上的一個什么東西,沒有抓住,她便快速爬了起來,用腳去踩,大力踩了好幾下。

  然后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停了腳,朝崔管家不好意思地訕訕解釋道:“有一只螞蚱,有一只螞蚱。”

  再然后,就又若無其事地退回到剛剛所站的隊伍之中,畢恭畢敬站好。

  大家看向她方才所踩的地方,一只螞蚱的尸體橫陳,赫然被踩成了紙片。

  崔寧:“......”

  眾人:“......”

  陽臺上的男人微微瞇了鳳眸。

  “所以,方才你只是抓螞蚱,并不是想試藥?”崔寧有些難以置信,不是有些,是完全不相信,便忍不住跟向青檸確認。

  向青檸回得也快:“青檸看大家都躍躍欲試,青檸初來乍到,這樣的機會還是留給大家吧。”

  

素子花殤

謝謝【若花落莫相離】、【簡愛】親的打賞,謝謝大家的支持,愛你們,群么么~~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