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妃是個交換生

第071章 不是沒穿

王妃是個交換生 素子花殤 2010 2019-12-05 21:38:15

  青檸也不氣,狀似認真地想了想,瞇眼一笑:“好像沒有。反正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王爺知道奴婢是裝的,奴婢只要記住這點就行咯。”

  “為何?”

  “王爺是關心奴婢的呀,剛剛那些壞人近距離的都沒發現奴婢是裝的,王爺人不在現場都發現了,可見對奴婢有多關注。”

  男人當即就嗤了,一臉的不可理喻和不屑:“別自作多情了!是鐘力發現的。”

  “哦,好吧。”青檸略顯失望地鼓鼓嘴,看向鐘力。

  鐘力挺了挺背脊。

  “說正事!”男人一臉不耐,驟然開口,嚇了青檸一跳。

  “奴婢想去跟七王爺練合奏,然后就看到疾婉煙跟幾人鬼鬼祟祟見面,奴婢上前偷聽,就聽到她讓幾人廢掉疾二姑娘一個指頭,奴婢就路見不平一聲吼、該出手時就出手了!”

  最后一句,她差點唱出來。

  男人:“......”

  鐘力亦是面部抽搐。

  “跟七王爺合奏,你跑這邊來?”男人顯然不信,末了又補了句:“別跟本王說,因為你不知道七王府在哪邊?你沒長嘴嗎?你不會問嗎?”

  “嗯,奴婢長了嘴,也問了,就是問了之后,聽說七王爺在這邊的清風樓喝茶,奴婢便尋來這邊了。”青檸一本正經回道。

  “是嗎?”男人瞥了她一眼,拂袖轉身:“去清風樓!”

  紫袍輕蕩,拾步往巷子口走。

  去就去,誰怕誰?

  青檸一瘸一拐跟在后面。

  反正劇本上寫了步颯塵在清風樓二樓喝茶,看到了斷指后踉蹌走在街上的疾婉晴,直接躍窗而下,攔了她、還幫她包扎了。

  只是不知道現在疾婉晴沒有斷指,他們兩人會不會遇到?

  不管遇不遇到,他這個人物在清風樓應該不會變吧?

  心里忽然有點沒底了。

  不管,就算步颯塵不在,她反正一口咬定聽說的,聽說的東西本就不一定是真。

  男人走在前面,鐘力緊隨其后。

  大概是見她落下了一大截,男人停住腳,不悅回頭:“快點!”

  視線在她的跛腳上一掃,冷聲道:“你剛剛拿著扁擔沖進來的時候,不是跑得飛快嗎?”

  “那......那是因為當時情況危急,奴婢眼里只有救人,全然忘了痛。”

  “你現在也可以眼里只有救人,而去忘掉痛。”

  青檸怔了怔:“現在?救誰呀?”

  “你自己。”薄唇清冷逸出三字,男人轉回身,“鐘力,告訴她,耽誤本王時間,是什么下場?”

  鐘力楞了一下,還有這規矩嗎?

  不過,結合男人前面說的話,他當即就篤聲回道:“處死。”

  青檸汗。

  連忙忍痛快步上前。

  心中不爽,就想著惡心他一句:“其實,死對奴婢來說,還不如‘走快點能跟王爺齊手并肩’讓奴婢有動力!”

  果然,她就看到男人嘴角抖動了一下,一臉無語。

  她覺得還不夠。

  “王爺,您確定就讓奴婢這樣出巷子嗎?奴婢滿身是血呢。”

  “不然呢?”

  “王爺可以脫掉外袍給奴婢穿在外面。”

  “做夢!”男人冷嗤,腳步不停,頭也未回,“你不是也可以脫掉帶血的外衣嗎?”

  “奴婢的血包是從外衣里面弄破了,中衣上面也都是血。”

  “那就也脫了。”

  青檸汗:“脫了奴婢就只剩里衣了。”

  “又不是沒穿。”

  青檸:“......”

  真沒人性!

  腦子一轉,她嬌嗔道:“哎呀,王爺想看奴婢脫衣服就直說嘛!奴婢求之不得呢,馬上哈。”

  邊說,就邊解自己外衣上的盤扣。

  男人大概以為她只是說說,回頭瞥了她一眼,見她真的將外衣給脫了,瞬時臉就變了:“你是不是瘋了?”

  青檸將脫下來的外衣揚手一扔,風情萬種道:“沒事,反正巷子里也沒人。”

  “鐘力不是人嗎?”男人臉黑得就跟抹不開的墨,末了,又加了一句:“本王不是人嗎?”

  青檸示意鐘力:“鐘護衛麻煩將臉別一別,別過去哈。”

  鐘力面紅耳赤,連忙扭過頭。

  青檸眼角余光掃著某人,手中未停,繼續脫中衣。

  男人怒視著她,薄唇抿成了一條冰冷的直線,下一瞬,聲音從喉嚨深處出來:“不知廉恥!鐘力,走!”

  正欲轉身離開,一道紅色在眼前一閃,簌簌聲過耳,青檸身上就多了一件大紅披風。

  “這是怎的了?”步颯塵的聲音響起。

  三人皆是一怔。

  剛剛注意力都沒在巷口,他進來他們都沒發現。

  青檸最先反應過來,不對,應該說最先回應:“七王爺。”

  欠身行了個禮后,接著道:“沒事,奴婢身上的衣服被血弄臟了。”

  “血?”步颯塵攏眉,看向扔在地上的血衣,“你受傷了嗎?”

  “沒,奴婢只是......”

  “你怎么來了?”步封黎沉聲開口,將她的話打斷。

  “哦,剛剛在清風樓喝茶,出門的時候遇到疾姑娘姐妹倆,疾二姑娘說四哥在這里,我便尋過來了,這、這是出了什么事嗎?”步颯塵說完,又看向青檸。

  “沒事沒事,”青檸自是不會多說,攏了攏身上步颯塵的披風,“多謝七王爺。”

  大概是剛剛被她脫衣服的舉措激怒了,到現在還沒緩過來,步封黎的臉色很難看,他冷冷地掃了一眼她,瞥向步颯塵:“正好,她是來找你的,人交給你了。”

  話落,喚鐘力:“我們走!”

  步颯塵莫名,一臉疑惑看向青檸。

  青檸剛準備開口跟他解釋,又見已走了一步的男人停住腳,跟步颯塵道:“這件事你跟太后說一聲,免得她以為人在我府上,自此,人是生是死,跟我四王府沒關系。”

  步颯塵聽得一頭霧水。

  男人已拔腿往外走,鐘力緊步跟在后面。

  青檸連忙開口:“王爺誤會了,奴婢是準備去七王府找七王爺商量合奏的事,卻沒說要常住七王府呀!”

  男人停住腳,漠然回頭:“你沒說,但本王說過,既代表七王府出節目,就理應住到七王府去。”

  “那、那、那奴婢就不合奏了!”青檸篤聲道。

素子花殤

兩更并一更了哈~~謝謝【想名字什么的最讓人頭疼啦】親的打賞,親愛滴破費了,么么~~謝謝大家的紅豆、推薦票、留言。最遲后天,壽宴來~~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